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齐鲁弈友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16|回复: 0

朱德和彭德怀的下棋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8 08:47: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象棋大世界  国际象棋业余爱好者  今天
朱德喜欢下棋,即使是在指挥八路军将士奋战于抗日战争的烽火岁月中时,他也会偷闲坐下来杀上几盘,而且常常会利用时机和棋局,宣传抗日道理。他在那小小棋盘上举棋若定、运筹帷幄的风云“战事”,有时还真不亚于战场上的激烈程度和痛快淋漓。



“总司令下棋也是作战!”


八路军总部驻扎在武乡县的砖壁村时,朱德在紧张的工作和战斗之余,经常和所驻村的乡亲们下棋,并且不忘利用下棋来做群众的抗日宣传工作。



随部队来的许多援华抗日的国际友人当时住在村中央的李银元家里。朱德每次来看望外宾后,总喜欢和李银元“攻卒踩车”地“杀”一盘。



朱德的棋艺超群出众,全村找不出一个他的对手。他下棋非常认真,也十分投入,每走一步都经过深思熟虑、稳扎稳打,绝不兴随便悔棋,更不受观众胡乱指点的影响。他下棋还有一个最拿手的本事,就是能把五个卒子都推过“楚河汉界”,对车、马、炮看准了,冷不防吃你一口,又急忙回来护他的卒子。他常讲:“卒子过河顶个‘车’,要打胜仗光靠将相不靠士兵是不能取胜的。”



有时候,这边摆开阵势刚刚“杀”开,八路军总部却有急事派通讯员来叫朱德。这时,朱德往往嘱咐不要撤掉棋局,要连棋桌一同抬回家中,保持原盘不动,留着下回来了接着下。



李银元曾经疑惑不解地问总司令为什么不轻易半路收拾掉一个棋局?朱德笑笑说:“下棋不光是为了娱乐,主要是为了锻炼脑子,增长智谋,下一盘就要有一盘的效益。也就是说,打一仗就要力争胜一仗,绝不能半途而废。”



从此,李银元逢人便讲:“总司令下棋也是作战!”



“好棋手,好棋手!”

在王家峪,也流传着朱德下棋的有趣故事。一天中午,八路军总部旁边张大爷家的大门里,健步走进一位身材魁梧的老八路,握住张大爷的手兴冲冲地说:“听说你是王家峪的‘棋迷’,来,咱们‘杀’一盘。”


张大爷立即摆开龙门阵“迎战”。不料,号称“张高棋”的张大爷,这天却一连输掉两局。更有趣的是,局局都输在了卒子上。



老八路笑呵呵地说:“这也和打鬼子一样,只靠我们八路军还不够,还要靠咱们全国的老百姓;只有军民并肩战斗,才能把日寇赶出中国去!”



听了这番话,张大爷心悦诚服地感到他讲得很在理。于是,紧紧地握住老八路的手,连连称赞:“好棋手,好棋手!”



翌日,当张大爷从住在他正房的电台室的同志们口里得知,那个同他下棋的老八路就是威名远扬的朱德总司令时,高兴地逢人就夸朱德棋艺高超,宣传朱德给他讲过的抗日救国全靠军民团结的道理。不仅如此,还以身作则,和儿子一道参加了村里的抗日人民自卫队。


镇定自若不怕扰

1939年,八路军在太行山期间,朱德等八路军领导人在工作和作战之余,总喜欢凑在一起下下棋,一则切磋切磋棋艺,二则调节调节单调的军旅生活。



一天下午,朱德、陈赓、左权等来到彭德怀的住房,兴高采烈地摆上棋谱,不一会儿就动手开战了。



当朱德和左权全神贯注地对弈时,一旁观战的彭德怀有点耐不住寂寞,想扰乱朱德一下,忽然心生一计,便从老乡粮屯里拿了一小截玉米芯,悄悄地放在了朱德的军帽上。



陈赓等围观的同志们看到这出恶作剧,都忍不住要笑出来。朱德似乎没有察觉,依旧专心致志地埋头下棋。其实不然,一贯沉稳、随和而大度的朱德不动声色地伸出一只手,把那截玉米芯缓缓拿了下来,放在了桌上,继续埋头一声不吭地去下他的棋。彭德怀却在一边乐得笑逐颜开,眉飞色舞的。大家见状,也跟着乐开了花。


彭德怀下棋的“高招”就是悔棋




平时,彭德怀下棋的“高招”就是悔棋,而且是在一场棋中多次悔棋,这的确帮助彭德怀赢了不少棋,当然这也体现了彭德怀做事认真、追求尽善尽美的一种精神。早在延安时期,他的这个嗜好就被许多人所熟知。警卫班副班长赵贵堂有很高的棋艺,下棋时赵贵堂常使用什么“卧槽马”、“海底捞月”,搞不好还会来个“打闷宫”,所以,许多人都败在他的面前。但彭德怀与他对弈,结果常常是打个平手,有时候彭德怀还能赢棋,用警卫战士的话说:彭老总是多次悔棋悔赢的。



常与彭德怀下棋的有朱德、任弼时、黄克诚、陈赓等人。在延安,彭德怀住在杨家岭,曾与任弼时为邻。午后休息时间,彭德怀常向任弼时挑战说:“你敢耍上门来,岂能容你!”任弼时听后毫不怯阵,跟着就打进门来挑战。旋即就铺好棋盘开始厮杀,双方都是那么聚精会神,思考着每一步棋路,小心翼翼地盘算对方。为了一兵一卒的得失或因一着不慎走错棋子,彭德怀就又开始悔棋了,为此双方竞抢来夺去,争执很久。对此,彭德怀曾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下棋中的胜负,并不具有什么原则性的意义,胜败乃兵家常事,但争取赢的认真态度,顽强坚持的精神却是不可少的,这反映出人们的意志和毅力,同时又是对人们战胜困难、克敌制胜的一种锻炼。


我把廖昂逮住了


彭德怀不仅喜欢下棋,而且有棋瘾。抗美援朝期间,作为志愿军总司令的彭德怀百忙中也不忘下棋,常常在吃过饭的间隙找人下棋,有时找不到人,他就会不辞劳苦地走出指挥所所在的村落去找人下棋。但这并不影响彭德怀指挥打仗,相反还能缓解打仗给彭德怀带来的精神压力,激发指挥打仗的灵感。



解放战争期间,彭德怀被任命为西北野战兵团司令员兼军委委员,负责保卫党中央的安全,并直接指挥西北战场作战。1947年10月,在我军发起清涧战役前夕,彭德怀的棋瘾又来了,他找来警卫员小赵陪他下棋,在作战室憋了两天的彭德怀通过下棋终于找到了克敌制胜的方法。彭德怀的“马”活蹦乱跳,“炮”也跟着“马”屁股打,“车”也横冲直撞的,一下子就走了好几步“妙棋”。下到中盘时,彭德怀又冷不防打了小赵一个“闷棍”。这时只见他双手一拍大腿,猛地站立起来,口里还喊道:“咳!瞧我把廖昂逮住了!”小赵和围观的战士见状都愣住了,今天首长怎么突然冒出个“廖昂”来?几天后,大家终于明白了,彭德怀指挥的西北野战军在接下来的清涧战役中,全歼国民党胡宗南整编第76师8000余人,其师长就是廖昂,而且廖昂果真如几天前彭德怀下棋时预言的那样,被俘虏了。



在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里,保存着一张珍贵的历史照片,它生动地记录了朱德与彭德怀在棋盘上厮杀的情景。1953年秋的一天,风和日丽,气候宜人。朱德邀请刚从朝鲜战场凯旋不久的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及邓小平等几位四川老乡一同去十三陵郊游。一路上,朱德与彭德怀走在最后边,突然,朱德立住了脚,意味深长地望着彭德怀说:“摆么?”彭德怀立即表示同意。旁人都弄不清楚他们二人到底在说什么,更不清楚他俩停下来将要干些什么。还是长期在两位首长身边工作的卫士们能理解他们的暗语。于是,行军床支起来了,棋摆在上面,床的两边也各安放好了一个马扎,二人又开始了厮杀。正在远处的邓小平走过来,背着手、不言不语地站在一旁观阵,随行的林默涵按动快门,留下了这幅情趣盎然的照片,并题为“朱德彭德怀相持不下,小平同志观战不语。”



1953年秋天,在北京十三陵,朱德和彭德怀在行军床上对弈,一旁的邓小平等细观不语



朱德除了打球,还喜欢下棋,无论走到哪里,他的警卫员的军用挎包里总是少不了棋,一有时间就摆上一盘。他长期的对手是彭德怀。



只要一上棋坛,大家的官兵身份就消失了,下棋有时更像是打“群架”,“战场”早已超越了两人世界,变成两个群体的集体战争。朱德性情温和,大家敢随便替他当家,碰到朱德总司令下错一步,身边的人会异口同声喊“臭棋”,甚至警卫战士会把手伸进棋盘,替棋主走一步,如果是绝妙的棋步,朱德会很开心,双手像摩挲健身球那样摩挲着缴来的棋子,用得意的眼神看着彭德怀,意思是说,缴械投降吧!彭德怀这时一声不吭,紧锁眉头。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身后“高参们”已经找到一条死里逃生的路子,胆大的就赶紧替彭总走出棋子,可这只多事的手会立即遭到彭德怀的重击:“拿开,我早就看出来,不要你多事!”彭德怀边说边把棋子放回原处,然后自己重新走,尽管这一步还是别人刚才帮着走的那步棋,但他就是要亲自走,而不让其他人包办。



如果是有人替朱老总走了一步臭棋,更多的手会将这个棋子摆回原处,这时高声叫的该是彭德怀了—放下,不许悔棋!



随着岁月的推移,他们的棋盘从战场的山坡上摆到和平年代的方桌上。就连彭德怀从朝鲜战场几次有限的回京时间里,都忘不了和朱德对弈一把。



有时朱德去爬山也忘不了约上几个下棋的老战友同行,爬山前,几家警卫们会不约而同地准备了行军床和棋。他们经常是爬一路下一路,而且是不服输争论了一路。如果爬山者中间有彭德怀,有邓小平,那山可就爬出特色了。爬山爬到半山腰,大家渐渐放慢脚步,心照不宣地坐了下来,警卫们也不需要首长吩咐,知道他们要“摆战场”了,就支起行军床,拿出马扎,摆好棋盘,一场“鏖战”在高山密林中拉开了序幕……



如果朱德和彭德怀争执不下时,观战的邓小平就会出来当裁判。对邓小平的裁定,朱德一般比较服气,不过彭老总却要剜“裁判”一眼,给自己找个台阶:“小平同志,看你面上,让他。”


庐山会议后 彭德怀和朱德“争棋”


从庐山回来,朱德常去玉泉山居住,其中有一个重要原因,是被贬的彭德怀居住在附近一处叫吴家花园的农庄里。



朱德闲居在家,经常去吴家花园和彭德怀下棋。


他们几乎不谈政治话题,一尺见方的棋盘成了他们的用武之地,棋盘能为他们增添一点生活色彩。



他们坐到棋盘前,顿时有了两军对垒的厮杀快感。被压抑的情绪,通过咫尺的棋盘猛烈地宣泄。这对战场上的正副司令,只要一开战,和善的表情全没了,拼命要将对方的军。



朱德和彭德怀,不仅性格不一样,连他们吃对方棋子的作风都不一样。



朱德吃子,是先用自己的棋子,将对方的棋子扫开,然后用手把棋子拣出棋盘,像展览战利品一样,把缴获的棋子排开一溜儿。



彭德怀则不然,他吃子和他的脾气一样吓人。“砰!”把自己的棋子砸在对方的棋子上面,然后从棋子下面,把对方的棋子抠出来,丢在一边。“俘虏”的棋子狼藉一片,好像毫不在意他的战绩。



  如果碰到彭德怀悔棋,朱德会非常敏感地抓住对方手腕,眼睛瞪得滚圆,声音洪亮:“不能赖棋,放下。”



彭老总脖子都直了,干脆赖到底:“你是偷吃,不算。”



“吃你的子,还要发表声明吗?战术不行就不行嘛,悔棋算啥子。”朱德寸步不让。



  在他们的特殊战场上,常常是从上午鏖战到黄昏日落,才收摊回家。临了,朱德上汽车告别时,脸上虽笑容荡漾,嘴上却硬得梆梆响:“下次决不手软,杀你三百盘,有你好果果吃。”

国际象棋文章汇总(2020年1月版)

2019年国际象棋文章汇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实验广告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齐鲁弈友 ( 沪icp备17019843 )

GMT+8, 2020-9-27 10:57 , Processed in 0.17529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